追飞机的人

来源: | 发布时间:2020-09-09 21:08


7月5日,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附近,魏萌正在拍摄降落的航班。


6月9日,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附近,遇到好天气,飞友们齐聚在一起拍摄起降的飞机。


7月17日,北京,在家中“擦飞机”是马援闲暇时光里的一项必修课。


7月14日,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附近,沈铨在拍摄起降的飞机。


7月17日,北京,下班回到家,马援在家中和猫玩耍。


7月5日,北京,魏萌给儿子介绍飞机模型。


7月5日,北京首都国际机场,魏萌在飞机驾驶舱内对飞机进行检查。

  首都机场外的坡地,不论烈日严寒,总有一群热爱飞机的人等待拍摄飞机,这群人被称为飞友。

  站在坡地上,有时甚至可以感受到飞机掠过带动的气流,飞友们性起则聚,性尽则散,不时交流拍摄经验,有点江湖野钓的意思。

  “天天拍飞机,哪儿有那么多可拍的?”飞友们大多都不止一次听到别人的疑惑。

  “因为喜欢,你总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美。”飞友魏萌这样说。

  机械师爱好拍飞机

  初次见到魏萌是在首都机场36L跑道边,那天下着倾盆大雨,魏萌拿着一个卡片机拍照。拍到想拍的机型后,被大雨淋透的他乐呵呵地骑车回家。

  魏萌从小住在机场附近,又从小跟着父亲玩飞机模型,对飞机兴趣浓厚。中学时有了第一台相机,从此,拍飞机就成为魏萌的一项特长。

  大学学的飞机专业,毕业后在机场做飞机机械师,魏萌把爱好做成了职业。他可以近距离接触飞机,用手掌贴在飞机上感受飞机的体温,让其他飞友羡慕不已。

  对飞机的爱好,魏萌算是从父亲那里继承而来。随着自己成长,已经身为人父的他,也将这份丰厚的资产传给了自己的儿子。每当闲暇,魏萌都会搬出家里珍藏的各种飞机模型,一一给儿子介绍。七八岁的孩子已能分辨出大部分的飞机类型。“算是对孩子的一种兴趣培养”,魏萌希望儿子能在飞机领域走得比自己更远。

  坐拥两千架飞机模型

  马援毕业于某航空航天理工院校,却阴差阳错没有成为一名航空航天工程师,但他依然以其他方式继续着自己对飞行的挚爱。马援痴迷于收藏民航飞机模型,被问起有多少模型,他总是一脸迷糊:“大概两千架吧,没数过。”要知道,中国当前的民航机队规模也不到4000架。

  马援的起居室几乎看不见墙,摆满了模型展示柜。由于柜子无法完全密封,时间长了模型就会落灰,“擦飞机”便成了他闲暇时光里的一项必修课。

  收藏这件事儿,有苦有乐。“上次搬家,我用了两天两夜把上千架模型放到包装盒里打包,都快累哭了。”

  马援还需要在三只猫和模型之间维持平衡,既要防止猫拨弄损坏模型,也要防止模型的细小尖利部件伤到猫。“哪个都不能伤着。” 马援坚定地说。

  “上天”拍飞机

  沈铨拍飞机差不多10年,拍过的机场和飞机不计其数,经历暴晒和暴雨如同家常便饭。

  2017年,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,沈铨提前好久就安排行程。又因最佳拍摄位置有限,他比预定首飞时间提前了十多个小时到达机场,在露天环境中等待了一个通宵加一个上午。顺利拍摄C919首飞的起降全过程后,沈铨难掩激动,第一时间就在朋友圈中晒出了成果,“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从地上拍飞机,已经不能满足沈铨躁动的心。近两年,他还两次前往洛杉矶,乘直升机在洛杉矶机场拍摄。当直升机在候机楼上空500米处悬停,整个机场的运行情况尽收眼底,“飞机就在脚下几百米的地方滑行和起降,这是非常特别的体验。”

  2012年,沈铨在昆明见证了拥有百年历史的昆明巫家坝机场的转场和告别。当看到最后一个载客航班落地。看到跑道助航灯光全部熄灭的时刻,沈铨说,能在现场用图片记录这些历史瞬间是自己一生的荣幸。

  A08-A09版采写、摄影/新京报记者 陶冉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xpoi.cn/o/zhan/15466380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